四川与四川民俗学会
时间:2019-01-12 15:17:47 来源:安琪资讯网 作者:匿名


四川与四川民俗学会

作者:未知

有人说,为了发展一门学科,必须学会团结一群人一起学习;还必须有一份出版研究成果的出版物。

四川民俗学会的成立是为了研究四川民俗,促进中国民俗学的发展。

民俗是民俗,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大多数人创造,享受和传承的生活文化。

“民间”这个词在中国很早就出现了。例如,《礼记》《史记》《汉书》具有单词“folk”,类似于“folk”的单词具有“custom”,“custom”和“civil style”。 “”定制“等等。

中国土地辽阔,历史悠久,民族众多,民风淳朴。所谓“不同的风和不同的习俗,数千里不同的风俗”,民俗研究的资源极为丰富。

风俗,对人民来说是生活方式,是习惯法。

它是民族认同的象征,维护着社会生存和发展的文化根源。

我们之所以认定对方是四川人,不仅因为我们在巴山水域生活在一起,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相同的习俗,说四川人,吃四川菜,用四川盐,喝四川茶,看川剧,唱四川民歌。等等。

这些看似平凡的生活是民俗,所有这些都是学习的,都需要研究。

四川是民间资源的大省。如果说四川民俗学的研究是在20世纪30年代进行的,于飞(李文恒)和范(李成祥)在四川开展了民俗研究活动并发表了《民俗周刊》,自80年代末以来已经有50年了。代。历史。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四川出现了许多优秀的民俗学家和优秀的民俗学书籍。

例如,赵维邦对中国民俗史的研究,邓子钦对中国礼仪史的研究,秦学生对中国民间信仰的研究,肖颂苏的民间文学艺术研究,袁震对中国神话的研究,冯元伟对易学的翻译和研究古典长诗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在成都出版的李,氯,人民服装,食品,住房及其《风土什志》的研究,以及他对四川风格的现代四川历史小说的写作,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轴。四川社会历史和风俗历史的华丽画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一批中国青年民俗学家以其新的风貌出现在学术界。

然而,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四川没有民间传说社会,也没有民俗学研究的学术组织。

当时,全国华人民俗学会于1983年5月21日在北京宣布。着名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致开幕词。他说:“目前,为了进一步开展民俗工作,确实有一个全国性的机构。性民间社会的迫切需要,客观上也有建立这种机构的必要条件。

我们相信通过这种学习,我们可以更好地组织这一领域的调查,收集,研究和其他活动;在这样的社会中,我们可以更好地培训干部,培养员工;这将使从事这项工作的同志能够更好地相互学习和交流经验。有了这样一个社会,他们就可以更好地与国际同行沟通。在这样的社会中,现在的社会迫在眉睫。随着社会习俗的发展,最好进行讨论,协助解决问题;在这样一个社会中,这个领域的科学知识可以普及......总之,与国家民俗学会一起,可以更有效地推广。这一学科的发展使其在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改善民族科学文化,弘扬民族文化优良传统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1]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后,全国大部分省区都建立了自己的民俗学会。

到1989年,只有四川,西藏和新疆没有建立民俗社会。

形势的发展要求四川建立一个研究民俗的学术组织。

四川民俗学会的诞生

我记得1989年10月的一个下午,我在四川大学的校园里遇到了陶涛老师。

他说:“四川省政府?廖伯康要我去四川大学找一位教民俗的老师。

你不是在做民俗课吗?明天下午,你会去省政协看廖主席!第二天下午,我赶到省政协办公室的红墙,来到了廖主席的办公室。在介绍完自己之后,他立即热情地带我去了我旁边的小会议室。我坐在对面,向我敞开了大门。 。山东民俗学会秘书长赵慎介绍了山东省政协主席,并要求廖同事为《民俗研究》杂志组织一批手稿,准备一份“四川特刊”。

为此,廖主席考虑召开四川民俗研究专题研讨会。在此之前,我想与高校相关专业的老师交流一些意见。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廖主席。我觉得他和别人和蔼可亲。我没有想象中的高级领导干部的架子。特别是他的居高临下和开放的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9年10月24日下午,廖伯康主席邀请了一些从事民俗工作的老先生和年轻工人在四川省政协会议上举行座谈会。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副书记冯元伟,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冯菊,着名民间文学家,研究员萧仲苏参加了座谈会。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袁珍(着名神话),王家?(着名考古学家,道教,四川省博物馆研究员),秦学生(着名人类学家,四川省文化管理协会研究员,李柏((四川民间文学艺术家)协会主席),孟祝群(西南民族大学校长,教授),夏一荣(副主任,副教授)西南民族大学民族研究所,盛毅(西南民族大学历史系讲师),Cu我咸昌(四川人民出版社《龙门阵》杂志编辑部主任),林忠良(西南民族大学民法系副教授),赵勇(四川省法律系副主任)省政协)和作者本人(当时他是四川大学博物馆的讲师)。

会议势不可挡。

廖主席说:“当我听到这些专家的话,我对民间传说深深着迷,甚至陶醉了!”在会上,大家都建议廖主席推广和组织四川民俗学会。同意。

第三天(1989年10月26日)《四川日报》头版报道了《在蓉学者共襄盛举,切实推动我省民俗研究》的研讨会。很快,《四川政协报》也相应地报道了。

新闻和新闻的传播为四川民俗学会的建立做好了准备。1989年11月上旬,成都中国民俗学会成员和四川民间工作者在西南民族学院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开展筹备工作,推动四川民俗学会的早日建立。

经过多方磋商,四川省政协,四川大学,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四川省文联,四川省旅游局,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商务厅,四川省轻工业部,四川省博物馆,四川省民族学院,四川人民出版社,四川省文化管理协会,四川省文史博物馆,西南人民法院共有15个单位作为基础赞助商,组成四川民俗学会筹备委员会。

1989年12月14日,第一次筹备工作会议在四川省政协会议上召开。会上,廖伯康董事长被任命为筹备委员会主任,李智,孟祝群,李本布被任命为副主任。

筹委会办公室由孟祝群担任办公室主任,夏一荣,侯光,赵勇为办公室副主任。

筹备委员会设在西南民族学院。

1990年3月16日,四川省社会科学协会根据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发布[1990]第6号文件,同意成立四川民俗学会,批准学会作为四川省第一级学术组织。西南民族学院。

然后,筹备委员会在西南民族学院举行了第二次筹备工作会议。

在与会同志的充分参与下,提出了名誉主席,总统,副总统,秘书长,副秘书长和执行董事的一系列建议,并商定了顾问的建议清单。

我和西南民族学院历史系的盛毅被提名为主管学术事务副秘书长。

1990年5月24日,“四川民俗学会与第一届学术研讨会”在西南民族学院举行。超过100名与会者出席了开幕致辞。刘伯康董事长致开幕词。冯元伟副局长代表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恭喜,孟祝群提出《四川民俗学会筹备工作情况汇报》,李本布的报告《民俗学的任务和学会今后工作》,河北民俗学会副会长刘启银,陕西民间文艺协会副主席宁锐,以及相关单位的负责同志在会上发言。

会议收到了中国民俗学会和上海,河北,陕西,云南,贵州,台湾民俗学会的贺电。会议通过了社会宪章,民主选举了第一届社会理事会。

在27日的闭幕式上,陆子贵就这个话题《民俗研究与广播电视》发表了专题演讲,最后廖伯康发表了题为《四川民俗研究的大思路》的演讲。

四川民俗学会终于诞生了。

最初,四川之后没有“省”,这是在首次会议上印刷的。

因为有些同志说云,桂,汉中,甘南地区与巴渝相同,历史属于巴渝文化区。四川民俗研究继续与这些地区联系起来。

这些地区的民工也可以被接纳为我们国家的成员。 “四川民俗学会”的名称涵盖面广。

后来,当四川省民政厅登记时,它认为应该有区域限制。我们只在“四川民俗学会”这个名字中添加了“省”这个词。

四川民俗学会的组织结构与附属单位的变迁

在四川民俗学会成立大会开幕式上,廖伯康主席说:“建立一个协会并不困难。建立一个好社会并不容易。

如果我们的理论准备不够,我们的意识形态理解是不够的,组织基础不牢固,尽管它的名字很难有所作为。

要学会做得好,我们必须首先形成一个共同合作的集体。

在学术界,我们必须参与“大概念”,在组织方面,我们必须谈论“伟大的团结”。

在我们的社会中,我们必须建立民主竞争和谈判工作的文化;要把发展精神和现实态度结合起来;坚决放弃文人的光明门户,集中精力学习和善用。

在闭幕式上,廖伯康主席再次强调:“民间文化研究,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结合,中国文化与外来文化的结合,只有结合起来才能发展。

因此,在民俗学的研究中,我提倡“大概念”。在组织中,我提倡“大团结”。在我的作品中,我提倡更多来自“组合”的论文。

这样,无论是研究工作还是实际工作,我们的民俗工作的发展都将顺利进行。

到2020年5月,四川民俗学会成立30年。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基本上按照廖伯康董事长的想法组织了会议。

首先,让我们参与学术界的“大概念”。建国以来,我们有意识地从四川是民间资源的省份和新时期的民俗学研究中,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服务,突破传统的“民俗学”狭隘概念。为了扩大“民俗学”的内涵和外延,并在1999年修订的新宪法中,正式使用了“民间文化”的文本表达。

民间文化和民俗文化是晚年中国着名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反复强调的概念。民间文化比民俗文化更广泛。它不仅研究民俗,而且研究从物质到精神的整体民俗文化。

这个“人民”的民俗文化范围接近左秋明:“古人有四个人:有人,有商人,有农民,有工人。

(《左传?成公元年》)在20世纪30年代,有一些先进的民间传说圈子。例如,江少元和范建议用“民间研究”来取代五四后国外引进的新“民间传说”。

所谓的“平民”,即对人民文化的研究,以及与他们争论的人们后来说,这个定义过于宽泛,没有被采纳。

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我国和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民俗学研究中,我们采用“民俗文化”的新概念,有利于拓宽民俗学研究领域,有利于探索民俗学切入市场经济的新途径,产学研相结合。 ,努力改造民俗为了提高生产力,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其次,伟大的团结。

正是因为我们采用民间文化的大概念来解释民俗,所以吸收多学科人才参与民俗社会,形成组织内部的大团结模式也是有益的。

四川民俗学会的成分有“三个多”:第一,有很多学者。

超过三分之二的会员拥有超过高学历的专业和技术职称。我省哲学社会科学的许多着名学者都是该协会的成员。

有许多学者,民俗学的理论准备比较完整,可以保证学习的本质,始终是“学习”。

二是党和政府中有很多领导干部。

由于四川民俗学会最初由省政协出版,由廖伯堂同志和冯元伟同志发起,许多党政干部从一开始就参加了会议。这些同志中的许多人都是领导者和专家。例如,冯元伟同志,廖伯康同志,李永寿同志和张玉玺同志都是读过经典和诗歌的党员。

由于党政领导干部众多,一批高层领导同志掌舵,四川民俗学会在学术研究的基础上始终保持着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不参与邪恶的邪恶。

第三,有许多基层成员,我们的成员分布在四川,城市和农村地区。

从职业,商业和农业的角度来看,各行各业都有。

大多数基层成员是文化中心,县办公室和县文化管理办公室的同志。还有农民和工人。例如,来自南部县马旺乡的影子艺术家何正通,以及成都摩托车和车辆厂的退休工人和剪纸艺术家赵有兵都是我们。老成员。

由于大量的基层成员,这保证了我们学习的社会的质量。

我们所学到的伟大团结也反映在领导团队的建设中。

经过四届理事会,四川民俗学会在过去30年的课程分为两个部分。

从1990年5月25日到1999年4月22日,九年期是第一段,这是第一个理事会时期,隶属于西南民族学院(现为西南民族大学)。

第一届理事会由60名董事组成,其中包括34名执行董事; 11位名誉主席和副总统。冯元伟同志是总统的名字,廖伯康是总统。副总统包括Li Benchu和孟祝群。周少权,严涛,杜肯棠,卢自贵,陈世松,严福昌,秦义亚,孟祝群,秘书长。

此外,聘请了16位顾问:钟敬文,天宝,罗通达,韩邦彦,杨凌多吉,李志,肖菊仁,孙自强,苏克明,张子辰,吴炳安,袁伟,肖春苏,洪忠,秦学生,王佳?诉

第一届理事会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很好的成果。

但就该组织而言,秘书处作为一个工作组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

同时担任秘书长的孟祝群同志是西南民族学院的院长。他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照顾秘书处的工作。整个秘书处由夏一荣副秘书长负责,后来改为四川省政协研究室主任。后来,他被改为省政协研究室副主任赵云新,并兼任该协会秘书长。最后,西南民族学院的王康教授担任秘书长。要学会正常运作,必须拥有一支学术声望,亲和力,无私奉献和勤奋的团队。

冯元伟同志提出,1998年11月21日,在“凤翔”四川饭店总裁会议上,决定在原总统的基础上,增加蒋玉祥为执行总裁,并担任学会的法定代表人。将会议地点移至四川大学,积极为变革做好准备。

1999年4月22日,四川民俗学会在四川大学举行了第二届常务理事会扩大会议。

会上有30多人,包括第一任执行董事,部分董事,省社会科学协会党委书记梁守勋。

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四川大学党委书记,陆铁成校长,杨继瑞副校长,四川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文史学院院长出席了会议。

会议由李伯寿主持,廖伯康主席作了工作报告,蒋玉祥就修改后的宪法草案发表了声明。名誉会长冯明伟宣布了新领导班子的名单,李永寿总统作了总结发言。

本次会议的目的是解决改变研究所领导和下一步研究的任务。经过讨论,我们将就相关问题做出决定:四川民俗学会第二届领导班子和秘书处由以下同志组成:名誉会长:冯元伟;主席:廖伯康,李永寿,蒋玉祥(执行主席,法定代表人);副主席:陈世松(执行),王康,李少明,谭继和,谭德祥,凌世仁,何天正,侯光,吴敬忠,肖明,李柏度,卢子贵,齐涛,杜肯棠,严福昌,孟竹群,王东洲;秘书长:毛建华;副秘书长:罗曲,杨大新,李建智,盛毅,赵云新。

该协会第二届会议位于四川大学博物馆。秘书处设在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党委办公室。

社会第二类的构成反映了两个主要特征:第一,做加法,不加减。

1998年底,四川酒文学术研讨会在绵竹剑南春饭店举行,陆子贵同志提出,领导小组应该调整加法,不要减法。

每个人都认为这很好!我们是大众学术学术团体。领导团队由成员选举履行其义务。我们不关心金钱,不玩米饭,只贡献,不要求它,没有必要划分谁在舞台上,谁将下台。只要有人长时间不参加社会活动,即使他们自愿放弃会员资格。

根据工作的需要,我们经常会增加新的领导者和团队成员,但旧的领导者和团队成员不会被削减。

1992年德阳会议后,他选举李永寿同志为总统,实行双总统制。

1999年改变后,学术团队实施了三期制。

2002年,我们特别任命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张玉玺为总统,从三位总统到四位总统。

第二社会领导团队的第二个特点是社会的构成扩大了范围。

从政治学术界到工商界,公司副总裁何田是剑南春集团公司的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小明是成都“凤翔”四川餐厅的CEO。

这些同志的参与不仅反映了组织中“大团结”组织的精神,也为社会的学术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经济支持,同时也使社会向前迈进了一步。生产,学习和研究相结合。

从1999年4月22日的第二届理事会开始,会议地点从西南Minda转移到四川大学。我成了四川民俗学会的执行主席和法律代表。四川民俗学会的历史进入第二。阶段。

我担任执行总裁已有19年,并连任两次。

2004年10月9日,四川民俗学会第三次代表大会在龙泉天伦饭店举行。李永寿董事长致开幕词。廖伯康主席总结了题为《四川民俗学会十五年》的着作。名誉主席冯元伟同志《关于修订〈四川省民俗学会章程〉及第三届理事会组成的几点说明》。

闭幕式上,张玉玺总统发表了题为“《继承发扬我会的优良传统,为研究、传承四川民俗文化使实劲、出成果》”的演讲。

四川民俗学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选出60名董事,理事会选出28名执行董事。

理事会一致选举冯元伟,廖伯堂,李永寿为名誉主席,选举张玉玺为总统,蒋玉祥为执行主席和法定代表人,并选举王东洲,王康,陆毅,卢自贵,何天正,张在德,李少明,杜肯,陈世松,侯光,凌世仁,徐有生,秦林,崔伟,黄启国,谭继和,谭德祥17位副总统,秘书长毛建华,以及副秘书长是陈金忠,罗曲,杨大新,孟岩,陈长虹。2011年10月23日,四川民间社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在成都太城宾馆举行。

名誉会长李永寿同志致开幕词。张玉玺总统代表第三届理事会作了工作报告。名誉会长冯元伟同志《关于第四届理事会组成原则的说明》。

冯元伟同志说:第四届理事会的一般原则是:稳定性大,调整小,尊重个人意愿,补充中青年骨干,努力选择中老年人的组合。年轻,充满活力,学术活跃。新的团结战斗委员会。

四川民俗学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选出107名董事,理事会选出55名执行董事。

理事会一致推荐冯元伟,廖伯康,李永寿,张玉玺为名誉会长。后来,王东洲被任命为名誉主席。经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郭永祥当选为总统(郭后来发生,他不会当时总统长;姜玉祥是执行总裁兼法律代表。

共有19位副总统。他们是:王川,王康,王东洲,毛建华,陆毅,李学明,沙玛丽,张在德,陈世松,秦林,袁廷东,徐有生,郭建勋,高大伦,凌世仁,黄启国,崔巍,谭继和,谭德祥。

秘书长:李祥林;副秘书长7:刘鹏春,杨大新,李春霞,陈金忠,罗曲,孟艳,赵新新。

第四届董事会的组成重点是五个方面:

首先,要注意社会的历史传统。

截至2011年,我们已经学习了21年的历史。我们在组织建设上有两种传统做法:一是“三三制”,即三分之一的学者型党政干部,三分之一的专家教授,三分之一的基层文化工作者;第二,理事会由增补部分组成。

这是我们学会团结和茁壮成长的保证。

然而,该研究所的核心工作是进行学术研究和开展学术活动。没有学术研究,就没有必要学习。

因此,理事会的组成必须以专家和教授为基础。

社会的“三三制”建设不是黑社会,专家和教授仍然是骨干,或者是主力军。

此外,州长的增加不能无限期地进行,新陈代谢是历史的必然。

不断补充新鲜血液,保持活力,增强战斗力。第二,关注成员的区域分布。

可以理解的是,我们了解到成都的会员和董事会成员更多。

成都是四川文化的中心,重点文理学院集中在成都。

这些文科院校的教师专门从事民俗学,民族学,人类学,历史,文学和其他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教学和研究。这方面有其自身的优点。人们变得更加正常是正常的。

外国民俗学会的成员主要由大学教师,博物馆工作人员和大学生组成。

但是,我们的方法不同于外国民间传说,我们是开放的。

民俗学是对民间文化的研究,文化的根源在于私人领域。

因此,我们始终重视人民的生活文化,重视群众的民间传统,注重民间工艺的传承,重视民间艺术的传承,重视基层文化工作者。

第三,注重吸收各民族的民间文化研究人员。

四川省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有云南,西藏,贵州,苗族,回族,土家族,彝族,纳西族,蒙古族,满族,布依族,白族,彝族和壮族等14个少数民族。

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是民俗学研究的不竭资源;四川广袤的山川,田野和村庄都被我们的民俗社会成员所使用。

第四届理事会的候选人是中汉,满族,回族,藏族,隋,隋和苗族,他们是前几届议会中最具民族性的成员。

第四,要注意各个年龄段的成员组合。

从总统,副总统和秘书处成员的时代开始,从30年代到70年代,建立了继承的梯队,这将确保我们学会可持续发展。

第五,要注意热心人,能够做到。

该社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成员属于不同的地区和单位,他们是无偿的。他们纯粹是无私奉献。他们纯粹是文学社会的朋友。每个人都聚在一起。

一个社会没有一群热心的人,一群不求同意的人,以及一群能够团结大多数成员来解决问题和学习民间文化的有能力的人。这个社会做不到。

因此,我们强调理事会和董事会是董事,即高级职员;常务理事是常任理事和常规官员。

所谓的事情就是参加学院的学术研究和学术活动。当然,总统和副总统更有可能带头并带头做出贡献! “所有人都团结一致,他们的利润也被打破了。

“一个人具有相同的能力和规模,他的工作岗位也不同。只要每个人共同努力,为社会做出贡献,我们的社会就会越来越繁荣!四川民俗学会的学术研究和学术活动。

社会的中心任务是学术研究,社会生活在于活动。

所谓的活动主要是学术活动。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一直把学术研究和学术活动视为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倡导自由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将充分发挥研究所的组织功能,每两年确定一个重大问题,动员全体成员,从外部招募有兴趣的学者共同学习和合作。

经过个人研究,审查材料,开展研究,开设小型研讨会,撰写论文,最后开展大型学术研讨会,交流成果和其他活动,社会精神和凝聚力得到加强。

学术研究,识别主题是关键。

我们都关注四川两个文明的发展,关系到四川的发展和西部大开发。

我们使用了一个名为“唱川剧”的形象比喻,并以折扣价唱歌。

我们学习举办大型学术研讨会,每两年交换一次科研成果。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共学习了16次大型学术会议。每次会议都有一个明确的主题。每次会议的规模为80至100人。会议论文有40多篇论文。注意研究成果的发布和交流。

1990年4月24日至27日,“四川民俗学会和第一届学术研讨会”首次在西南民族学院举行。本次会议的学术讨论内容:主要开展民俗调查研究。有关问题,特别是研究所成立后如何开展工作的工作,已经得到了热烈的讨论,并提出了许多好的想法和建议。民俗协会的工作及其各自的研究成果已经交换,包括邻近省份的研究成果。

虽然本次会议的学术交流时间不长,沟通不充分,但沟通的范围从民俗学的地位和作用到特定主题,如彝族白石崇拜,从三秦文化到一个会议在学术交流中达到了一定的深度和广度。不幸的是,由于缺乏建立研究所的经验,本次研讨会没有收集已发表的论文。

1992年6月4日至7日,中国民俗学会和四川民俗学会第二次联合举办了德阳市“巴展民俗文化学术研讨会”,讲述了巴蜀民俗文化的内涵和特征,从宏观到微观。 。从理论到实践,从整体到个体得到了广泛的热烈讨论和交流。

在为期四天的会议期间,与会者就巴渝的饮食文化,年龄文化,婚姻文化和房间文化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这次研讨会的结果没有公布一系列论文。

1994年11月16日至18日,四川民俗学会第三次在彭山县举办了“首届中国长寿文化研讨会”。

该会议是在协会为彭山县策划“中国长寿文化城市”之后召开的。

杨明钊,袁宇,肖春苏,王佳? v和其他老教授和老专家参加了会议,阅读论文和谈论健康。

会后,我们在彭山,成都和昆明发表了三篇特长寿文化论文,编辑出版了一套《中国长寿文化系列》书籍(9部分)。

1996年3月26日至28日,四川民间文化学会和明山县政府第四次在百丈湖度假村举办了“四川茶文化与社会经济学研讨会”。会后,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出版了大型学术出版物《农业考古》专栏发表了六篇论文,而四川《巴蜀风》编辑了两个特别版的茶文化和论文发表。

1998年9月15日至17日,四川民俗学第五次? W协会和剑南春集团公司在绵竹市剑南春饭店举办了“四川酒文化与社会经济研讨会”。

会后,我们编辑了《四川酒文化与社会经济研究》论文集,24万字,由四川大学出版社于2000年4月出版。

第六次,2000年5月13日至14日,四川省民俗文化学会,四川省名人协会,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高等烹饪学院在成都共同举办了四川文化与西部大开发学术。研讨会”。

会后,我们编辑了《川菜文化研究》论文集,25万字,由四川大学出版社于2001年8月出版。2001年10月27日至29日,四川省民俗文化学会与四川省旅游局联合举办了第四届都江堰市禾祥山庄“四川旅游文化研讨会”。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四川旅游文化研究》论文集,45万字,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03年12月出版。

2003年10月31日至11月2日,四川民俗学会和四川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在蓟县镜湖园宾馆举办了“四川民俗文化与文化强省建设研讨会”。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2005年9月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四川民俗文化论》38万字的藏书。

2005年10月20日至23日,四川民俗学会和宜宾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四川都市民俗文化传承与创新研讨会”第九次在宜宾市举行。

会后,我们编辑了《四川城镇民俗文化传承与创新》论文集,332,000字,由四川大学出版社于2007年3月出版。

2006年12月9日至11日,四川省民俗学会,中国共产党罗江县委,罗江县人民政府共同在罗江县举办了“四川李渊源学术研讨会”。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李调元研究》论文集,30万字,由Bardot Society于2007年10月出版。

2007年6月27日至29日,四川省民俗学会与四川省川剧院理论研究会和四川省川剧艺术研究会共同举办了“四川省川剧文化研讨会”。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2007年12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川剧文化研究》48万字的藏书。

2009年10月13日至15日,四川省民俗学会与德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举办了“中国孝文化研讨会”。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2010年6月由巴渝书店出版的《孝道文化新探》散文集,550,000字。

13日,在成都市人民政府的关注和支持下,由四川民俗学会和第九届中国组委会联合主办的“促进食物之都:重新讨论四川文化研讨会”国际美食旅游节于2012年7月29日至31日在双流四川国际饭店成功举办。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川菜文化研究续编》散文集,573,000字,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13年6月出版。

2013年2月4日至5日,由四川民俗学会,四川省文联,中共德阳市委,德阳市人民政府,德阳市委宣传部,绵竹宣传部主办市委,德阳市文联,四川省民间文艺协会主办的“绵竹年画与四川民间艺术研讨会”在四川省绵竹市剑南春饭店举行。

此次研讨会是在深入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5-12”汶川大地震重建的背景下举办的。来自四川的12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44篇文章展示了四川当前民间传说的最新研究成果。

在座谈会上,专家学者就绵竹年画,夹江年画,彝族民间绘画,四川民间艺术的艺术特色和民俗功能,以及绵竹年画的保护,传承和发展等方面交换了意见。 。

会后,我们编辑了《绵竹年画与四川民俗艺术研究》论文集,33万字,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13年10月出版。

2014年9月23日至25日,四川民俗学会与罗江县委,县政府共同在罗江举办了“四川第二届李屯园学术研讨会”。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李调元研究(第二辑)》收藏的46万字,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15年5月出版。

2017年2月26日至3月1日,由四川民俗学会,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高县人民政府主办,以及伊龙博物馆“高龙二龙滩水库区文化遗产保护”四川茶文化研讨会在成都和高县举行。

会议结束后,我们编辑了《川茶文化暨川南文化遗产研究》散文集,43万字,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17年12月出版。

此外,2013年11月,在廖伯康董事长90岁生日之际,我们编辑了《廖伯康谈四川民俗》,15万字,由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13年11月推出。

在社会学术活动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四川民俗学会全力以赴四川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在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2003年中国政府签署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后,我们意识到民俗学会的新使命来了。

民间文学艺术是非遗产保护工作的理论基础。民俗学会成员挑起非遗产的负担是一项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2004年10月9日,在协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修改《四川省民俗学会章程》,一致同意将“积极开展四川民俗文化遗产保护”作为一项重要任务。

在文化行政部门的主持下,同年11月26日举行的“四川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会议”正式启动了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我将在各县和县里有大量的专家,教授,董事和执行董事,并进入各级专家评审机构。他们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川省的非遗产保护工作已经进行了14年。我们学到的专家和教授在全省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调查,发表了数百篇非传统学术演讲,在报纸上发表了许多非遗产文章,并参与了四次。批准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省级继承人审查,参与了对4批国家非遗产名录和5批国家继承人的推荐和审查,参与了“5-12”地震后的文化重建工作。文化生态保护区的评审工作参加了第六届成都国际非遗产国际论坛。

2005年,省民俗学会受四川人民出版社委托,主编《四川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前两卷《绵竹木版年画》(范小平)和《川剧》(杜建华)受到社会的好评,其余的卷正在酝酿和出版。其中。

可以说,我们学到的民俗学,民族学,民俗学和历史专家是四川非遗产保护工作不可或缺的支柱。他们仍然活跃在四川的山区。国内外非传统保护论坛。

四川非遗产保护工作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非遗产保护的概念日益深入人心,与四川民俗学会专家的辛勤工作密切相关。 。

四川民俗学会以其正式的组织,许多学术活动和丰硕的成就而闻名。这是四川省文化工作的一个大名。因此,它在四川省社会科学协会和十大研究所中享有盛誉。四川民俗学会成立近30年,举办了16次大型学术研讨会。我每次带头撰写论文并积极参加学术研讨会。

我在之前的研讨会上发表的论文有:《释“寿”――兼论中国先秦时期尊老敬老习俗》《“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读陆羽〈茶经〉札记之一》《唐代剑南春酒史实考》《川味杂考(三题)》《四川端午节习俗研究》《四川端午节传统食俗》《漫谈古镇民俗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川剧的起源和特征》《〈弄谱〉与〈弄谱百咏〉考辨》《再谈〈弄谱〉和〈弄谱百咏〉诸问题》《〈醒园录序〉校注》《“一门三孝”故事源流考》《辣椒再考――〈华阳国志〉中西蜀文化历史传承的一个事例分析》《论绵竹年画的保护和传承》《龙舞考》《论毛文锡与〈茶谱〉》共18篇文章。

我深深理解,学习工作不是额外的负担,而是学术活动和专业培训。

为大多数成员服务也是改善和训练自己的绝佳机会。

孔子说:“知道的人不如善良的人,善的人不如幸福的人。

(《论语?雍也》)因为我认为民俗学会的工作是民间活动,所以这是一个内容问题,而且很有趣,所以没有遗憾。

四十年代四川民俗学会的历史也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最重要的。我为它做出了最精力充沛的岁月。

现在我的年龄很高,我的新陈代谢是一种自然规律。

我一再要求改变身份。自去年以来,为改变做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

社会的高级领导已经确认了改变的时间(2020年5月),并确定了候选人的继任者。在一大批年轻人才之后,我一定会和冯元伟,廖伯康,李永寿,张玉玺等老一代领导人一起创建四川。省民俗学会越来越好!

注意:

[1]钟景文:《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大会开幕词》,载《新的驿程》,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7年10月,第一版,第445-446页。

作者: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化图书馆研究所

58同城